当前位置: 主页 > 房产 >

没有雾霾 就没有这段完美爱情故事

栏目:房产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7-12-14 12:05    

  乐哥是我的大学同学,来自四川山区,长得特像张涵宇,性格却像许三多。笑的时候,一口白牙像是夜幕下的弯月亮,淳朴得像一张白纸。他学习拔尖,很招女生喜欢。可四年里,他从没在这所北京生源当时超过90%的大学里谈过一场恋爱。

  - 1 -

  大学毕业时,他和老乡小宇相恋了。这位性格文静的川妹子,鼻梁上挂着点点雀斑,很俏丽。她比乐哥大一岁,大专学历,已工作一年,两人是小学同学,都是农家子弟。此外我只知道,一次乐哥钱包被偷,身无分文,没跟我们一帮哥们儿说,最后是小宇大老远给他送过来500块钱。

  2011年10月份,两人住进北大西门附近的某处集体公寓里。那个小小的房间里,写字桌1平米,衣柜2平米,床4平米,屋子里剩下的就都是过道了。房租700块,几十人公用一个厕所。乐哥猫在屋里,准备脱产考研。经济来源,是小宇做房屋中介的3000多元工资。除了复习,他每天的任务,就是早晚骑自行车带小宇往返于汽车站,接送她上下班。

  小宇很少说工作上的事儿。乐哥记得她随口提过一句,冬天天天站在屋外的信息牌前招揽客户,很冷。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很没用”,一度打算放弃考研找份工作,被女友劝住了。当时小宇说,你得坚持,我虽然辛苦点,但为了咱俩的未来,我觉得很幸福。

  春天,小宇常坐在那辆小自行车的后座上,搂着乐哥的腰,去颐和园兜风。一次,乐哥兴起,脱得只剩下内裤,从桥上跳进河里游泳,小宇笑他游得难看,两人打起水仗。后来,乐哥执意买了一个5、6块钱的冰激凌,她还有点舍不得吃。

  乐哥一辈子都忘不了那段时光,生活拮据,可两人相依为命,精神上很快乐。

  太纯了,我当时觉得,这简直是童话里的爱情。我脑海里甚至浮现出很多古代传说,比如妻子含辛茹苦,供丈夫考取功名,最终皆大欢喜的爱情故事。

  没想到,乐哥提出分手了。

  - 2 -

  这可不是陈世美的故事,乐哥提出分手的背景,是他考研失败,又弄丢了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

  乐哥考研失败后开始求职,可屡遭碰壁。那段时间他学会了抽烟。跟哥几个一聚会,喝点酒烟就一根接一根,凶得吓人。

  后来,他去了某品牌空气净化器的代理公司实习,每月拿1000多元,老板是乐哥亲戚的朋友。“2012年年初,中高端空气净化器在中国还不算大众化的产物。”他回忆。但当时PM2.5这个概念,已经逐渐成为微博上的热词。乐哥觉得,放低姿态,努力做下去,把产品“推广到全中国”也不是没有可能。

  2012年,“PM2.5”开始在中国火爆起来。中国人从美国大使馆了解到的这个词,越来越普及。人们才知道,原来那一个个雾天,对健康影响那么严重。可街上戴口罩的人还不是很多,我也没想到,净化器生意会在一年后变得那么火爆。

  两人搬到了西苑的小平房里。房租1200元,宽敞些,有厨房,还是没厕所。晚上得乐哥陪着,小宇才敢去胡同外的公厕。俩人每天就买点蒿子秆、土豆和茄子吃,偶尔会买5块钱的肉开荤。眼巴巴盼着发工资,才能下顿馆子。“就算每天只吃一个馒头,她也会把多的那一半给我。”乐哥说。最艰难的时候,他搬到了公司东四环的免费集体宿舍,让小宇邀一位同事合租,省下了一半房租。后来乐哥转正,工资也拿到3000,才又搬了回来。

  要知道,乐哥大学各门专业课成绩都是拔尖的,他有一堆想法打算运用在产品的推广和营销上。可是他几乎接触不到核心信息,就连一些日常会议都很少能参加。

  我推测,这可能是“同行是冤家”的心理在作祟吧。当时,推荐乐哥来公司的那位亲戚,也在做同一个产品的代理,更何况,这是一个前景广阔、准入门槛并不算高、竞争将会很激烈的新兴市场。在自尊心的驱使下,乐哥辞职了。他告诉我自己很理解老板,后来俩人还是好朋友。

  2012年的冬天,北京求职市场也是寒冬。他在中关村找了份空调销售的工作。正值销售淡季,城市市场已经饱和,他跑遍了北京的远郊区县的农村,收入不比之前,而且越来越少。很快,他又失业了。而此前,小宇做了一段时间教育机构的活动推广,后来跳槽到一家金融机构,做融资助理,天天忙得不可开交。工资多少,乐哥没告诉我,总之比他赚的最多时还要多。

  蛇年春节前一个月,乐哥突然打来电话,说暂时没地方住,打算和我们挤一挤。见面时我得知,他和小宇分手了,他自己提出来的。

  - 3 -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