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观察 >

权力的艺术:人类历史事件的发展进程

栏目:观察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7-12-23 10:56    

用微信扫码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T

1776年3月31日星期日早晨7点左右,杰斐逊的母亲珍·伦道夫·杰斐逊突然中风,一个小时后逝世,享年55岁。

杰斐逊请查尔斯·克莱牧师主持他母亲的葬礼。珍被安葬在蒙蒂塞洛。看着她的遗体葬入他视为神圣的土地中,和其他已经去世的、他挚爱的人在一起,杰斐逊十分确信,母亲会永远和他的家人同在,永远和他同在。

珍的逝世让她的儿子变得更加茫然不知所措。他原本埋首于一个最困难也最可怕的政治事业(革命并建立一个新型政府)中,却突然赤裸裸地面对了人生终会经历的一种最严重的伤痛。人的一生中,在理想的情况下,孩子可以从父母那里得到呵护、安慰和爱。但是,父母有时也会让孩子恼怒、恐惧和焦虑。因此,父母的死亡对孩子来说既意味着损失,也意味着解脱。

在不同的时刻或者不同的年月,这两种感情混合的比例可能会变化,但有一点是不变的:父亲或母亲去世,意味着孩子自己将被迫承担起生活的重任,无论他几岁。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要承担的责任越来越重,生活的重任也会越来越多。尽管杰斐逊的生活丰富多彩,并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但是,在母亲去世的这一天,他比任何时候都感到孤独。

当他转身离开墓地时,并没有忘记母亲。在强烈的悲痛情绪席卷他的内心时,他总会头痛,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周期性头痛发作”。他的这种偏头痛非常严重,使他的身体十分虚弱,有一次他甚至说“疼得无法读书,写作,甚至无法思考”。1776年以前,杰斐逊最后一次为人所知的头痛发作是在丽贝卡·伯韦尔给他带来极大的悲伤之后。而这次,因为母亲的去世,他大脑中的血液和神经又一次激烈地运动起来,让他陷入了极度痛苦。母亲的死亡带给杰斐逊的冲击让他几乎无法忍受。疼痛仍然在继续。

对杰斐逊来说,这一时期是不同寻常的,他的生活伴随着头痛、哀恸,以及对美国下一步行动的不确定。他试着让自己沉浸在种植园的生活中,花钱聘请助产师为伊丽莎白·海明斯接生她的儿子约翰。在家庭生活之外,他还试着解决一些政治事务,如筹集资金为弗吉尼亚购买火药,并救济波士顿的穷人。

1776年5月7日星期二,杰斐逊离开蒙蒂塞洛, 7天后抵达费城。而帕蒂则留在了弗吉尼亚。杰斐逊对同为弗吉尼亚人的政治伙伴小托马斯·纳尔逊说:“在这里,我整个人处于一种不安的焦虑中,一如去年秋天我的状态,当时我妻子也无法跟我一同前来。” 5月23日,杰斐逊寄宿在砖匠小雅各布·格拉夫的一幢三层房子里,位于费城第七大道和市场街的西南角。

刚开始,他感到自己与其他与会代表们的思维不同步。他们所探讨的事情他并不了解,因为那些事情发生的时候他还在蒙蒂塞洛,沉浸在母亲逝世的哀伤当中。

但是,他很快便参与一切事务当中。

1776年6月第一个星期的周末,弗吉尼亚的理查德·亨利·李提议“各殖民地联合起来,不再效忠于英国王室。殖民地和大不列颠之间的一切政治联系均将也应该被彻底解除”。

做出决断的时刻终于要来临了。第二天,关于民族独立的争论便开始了。

大陆会议所主要关心的不是人的权利或美国政体的形式。历史的号角已经吹响,但它仅仅在远方响起。而费城的宾夕法尼亚州议会大厦则充斥着议员们嘈杂的讨论声,探讨着他们认为最实际的国内政治和国际关系问题。

一些代表认为,草率地宣布独立可能会促使一些,甚至是所有中部殖民地(宾夕法尼亚、马里兰、特拉华和纽约州)脱离美国独立事业的阵营。杰斐逊认为,如果殖民地内部产生这样的分裂,“其他强国可能会拒绝与我们联合帮助我们完成独立事业,也可能会牢牢地控制我们……它们提出来的条件就会相应地更加严苛,更有损于我们的利益”。

在这种局势下,约翰·亚当斯、理查德·亨利·李、乔治·威勒以及其他几个代表便着手整理赞成宣布独立的证据。他们首先指出:“针对脱离英国统治这一计划或者殖民地有权利脱离英国统治这一点,并没有人提出异议。也没有人认为我们有可能会和英国重新建立关系,持反对意见的人只是不赞成现在宣布独立。”

因此,杰斐逊提出了一个折中的建议。鉴于纽约州、新泽西、宾夕法尼亚、特拉华、马里兰和南卡罗来纳“与英国这个母本脱离的时机尚未成熟”,“它们在一段时间后再宣布独立是最审慎的做法”。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