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观察 >

《敦刻尔克》导演诺兰对谈该片历史顾问:这是

栏目:观察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8-01-05 13:04    

原标题:《敦刻尔克》导演诺兰对谈该片历史顾问:这是幸存者的故事

【编者按】
约书亚·莱文,曾撰写多部历史读物,代表作为《那些在布利茨战役和英国战役中被遗忘的声音》系列。受克里斯托弗·诺兰邀请,莱文担任了影片《敦刻尔克》的历史顾问,其《敦刻尔克》一书是电影唯一官方授权的图书。近日,该书中文版由重庆出版社出版,该书特别收录了莱文与导演诺兰的对谈,澎湃新闻经授权发布,以飨读者。

克里斯托弗·诺兰  视觉中国 图
约书亚·莱文:你是在美国工作的英国人,当你说你想把一些特别英国的东西做成电影,人们的反应是什么?
克里斯托弗·诺兰:剧本写完前我没告诉任何人。艾玛(《敦刻尔克》的制片人艾玛·托马斯) 知道。最初就是她把你的作品《被遗忘的声音之敦刻尔克大撤退》介绍给我。很多年前我俩和一个朋友(他也参演了电影,饰演船上的一个士兵)一起横渡海峡,就是为了重现这段历史,展现其中的精神内涵。重现敦刻尔克战役是我经历的最困难、最危险的事情,谢天谢地,我完好无损地回来了,还好没人朝我们头上扔炸弹。那真真正正就只是一个海峡,天气恶劣,我们仨挤在一个小船里。

电影《敦刻尔克》剧照
约书亚·莱文:你将那次横渡海峡视为一种致敬?
克里斯托弗·诺兰:是的。我们横渡的时候有点早了。那会儿是复活节,大概是4月,不是5月,天气有点寒冷,我们还特意去了一次敦刻尔克——但不是作为历史狂热爱好者去的。我们知道这个故事——我们就是听着敦刻尔克的故事长大的,而我们的朋友有只小帆船,他说要不我们就这么干吧。结果我们发现乘着小船冒险驶向海峡是一件非常、非常艰难的事情(起码对我和艾玛来说很艰难)。横渡海峡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决定,很难相信我们真这么干了,而且正朝着原本的战区驶去。就在那时我意识到为什么将敦刻尔克战役称为神话,或现代神话,或者任何你想叫的名字,都不为过。
亲自登上小船重现那段旅程,你可以窥见那些勇士的壮行。他们完成的壮举太需要勇气了。多年后我和艾玛谈起这件事情,并开始阅读敦刻尔克战役的一手资料。我们很好奇为什么在现代没人用这个题材拍电影。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故事之一,而且在我看来具有普世意义。所以我阅读了大量资料,绞尽脑汁地想弄清如何展现这一故事,还有为什么过去没人拍这个题材。最后我们认为人们没拍这个题材,是因为敦刻尔克战役是一次撤退,而且这部电影将耗资巨大。这个故事非常宏大,无论怎么切入细化,都会是一部史诗巨制。我们试图用一种非常私人的角度切入,但由于这是一部史诗,因此你需要产业化的好莱坞电影机器的资源作为幕后支持,并用这些资源打造一个传奇。问题在于,无论这个故事如何伟大,展现撤退总是有些棘手。但最终驱动我们去展现这个故事的原因,正是这不是一场胜利、不是一场战役。这是一场大撤退,是一个关于生存的故事。因此我没把它当战争电影,它是一个幸存者的故事。这就是为什么影片里没有出现德国人,也是为什么影片纯粹以幸存者的角度进行叙事,而不是去展现事件的政治冲突。
约书亚·莱文:它看起来也不像一场战争电影。我阅读过乔治·奥威尔(在《1984》里)描写的101房间这个房间里有整个世界最让你恐惧的东西,而这种无形之敌就是你脑中的梦魇,是最让你生畏的事物。这个电影很像惊悚片,或心理惊悚片,或者其他与之类似的影片?
克里斯托弗·诺兰:这是一部悬疑片,但我们试着将这种发自内心的悬念尽可能地深入挖掘,所以你自然能体会到恐怖电影的表达方式。
约书亚·莱文:这几乎是在暗示你有可能去接一部描写纳粹的电影合约,从任何可能的角度去展现他们原本的样子,而你还没有这么做。
克里斯托弗·诺兰:不是。呃,当我一开始写剧本时——开头的节奏有些慢,徐徐推进,但它告诉你正在发生什么——我不断使用“纳粹”一词,并让人们在对话中不断提及纳粹。我想不断提醒现代观众,敌人是多么邪恶可怕,而他们就在身边。然后在某个时候——我记得是和第一个跨国来讨论项目的马克·里朗斯讨论时,我突然意识到我早就决定在影片中绝不让德国人直接出现了,甚至连提及他们都毫无意义。不想折中,这就意味着你要么尝试完完全全地展现纳粹的邪恶理念,要么就设法完全不展现他们,让他们成为一种潜意识里的怪物,成为银幕外的威胁。就像《大白鲨》里的鲨鱼,或许你能看见鱼鳍,却看不见鲨鱼本身。如此一来,在你脑中,即使你在评判影片中的其他人物,你的道德感也会自动将纳粹看成最邪恶的东西。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