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观察 >

《新全球史》“新”在何处?(图)

栏目:观察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8-01-06 16:36    

《新全球史》1~3卷


  (美)杰里·本特利、赫伯特·齐格勒 著

魏凤莲 译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14年7月

史观

如果是读过四年历史学本科专业的人,一定对两部世界通史著作非常熟悉和了解:一部是齐世荣、吴于堇主编的六卷本或四卷本的《世界史》,通常简称“吴齐本”;另一部则是美国学者斯塔夫里阿诺斯的《全球通史》。但当我拿到美国夏威夷大学两位学者杰里·本特利和赫伯特·齐格勒写作的《新全球史:文明的传承与交流》时,被书中每章开头引人入胜的故事、崭新的叙事线索和模式、丰富的插图和诸多崭新的文献资料所深深吸引。

李洋(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博士)

作为一部在世界史著述领域闻名遐迩的大学教材,本书已不是第一次在中国出版,早在2007年10月就由北京大学出版社翻译出版发行其第3版,这次是该书的第5版,上下册改为三卷本,翻译者也由过去的三位变成现在的一位,因而全书更加注重前后翻译的一致性,可以说是“旧书新译”。

《新全球史》受近数十年间兴起的“全球史观”的影响,突破了以往以国家和地区为单元的世界史框架,以“传承”与“交流”作为本书的两大主题,为纷繁复杂的世界历史确定了焦点,以系统、清晰、生动而具可读性的方式呈现了人类社会的鸟瞰式全景,正如本书中文版序言作者刘新成教授指出的那样,“作者富有创意的观点得到全球史学界的广泛认可,并因此跻身当代全球史代表人物之列”,“本书也被视为将全球史观运用于通史编纂的成功尝试之一”。

全新的编撰手法

从体例来讲,本书运用了当今世界史学界最为流行的“全球史观”作为编纂的主要方式。全球史也称“新世界史”,上世纪下半叶兴起于美国,起初只是在历史教育改革中出现的一门从新角度讲述世界史的课程,以后演变为一种编纂世界通史的方法论,近年来已发展成为一个新的史学流派,其影响也越出美国,走向世界。《新全球史》很好地继承了这种编纂世界通史的方法论,把全球历史的整体框架解析为七大时段,在每个时段,既展现社会的整体变迁,也描绘作为社会纹理的个人命运,从而成就了一种大小毕现的阅读感受。

历史编纂必须面对分期问题,自启蒙运动以来,人们对“古代、中世纪、近代、现代”的划分方法是基本认同的。《新全球史》在七个时代的划分上显然拒绝了这套概念,而是按照自己对世界历史的理解提出新的分期方法。在这一分期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世界整体结构关系的变化,也就是说,本特利是在“全球史”的层面来为世界历史进行分期,而不是依据对个别社会或者某个“主导社会”的性质判定,来分割世界历史的各个阶段。

每个章节都以一个故事切入

另一方面,本书对章节体的教科书编纂体例也有所创新:每一个章节均以引人入胜的故事作为开始,显得生动有趣,例如作者在第33章中就以一段简短的开场白介绍了今人所熟知的一战导火索—萨拉热窝事件,这样就使得读者以最快的方式进入本章所述的历史场景中去,将历史的故事性展现的淋漓尽致,正如高毅教授指出的,“像杰里·本杰利这个讲得这么好的‘全球史’故事,在当今世界是罕见的”;将最新的文献史料、问题讨论和思考融入每一章节的写作中去,改变了过去通史著作只重叙述,不重讨论的传统,例如书中新设置“思想传承”和“思考交流”两个栏目,主要聚焦在具体的历史背景中体现“传承”和“交流”主题的事例上,而且每个栏目的结尾都提出了具有批判性思维的问题,激发对传承和交流在塑造全球历史中的作用。第32章中,作者就新增了历史文献《皇家尼日尔公司大量生产帝国对非洲的控制文件》,这一文献很好地反映了殖民主义对非洲的侵略,同时表现了经济手段在侵略中的隐蔽性;而新增的结论部分作者观点的陈述,点明了作者对某一章节内容的整体认识,同时也向读者展现了一幅“世界局势”图。

摒弃了传统的欧洲中心观

本书也完全摒弃了过去传统的欧洲中心观,在书中,本特利认为,以全球史观透视历史,要求尊重世界上所有民族,而不是一个或少数几个民族的历史经验,因而要考察每一个民族为人类所做的贡献,考察那些对不同社会中人们之间的交流有促进作用的网络和结构,关注各地区、各民族和社会间的互动交流所带来的长期影响和结果。所以《新全球史》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要考察曾经塑造各民族生活和经历的各种政治、社会、经济和文化传统的发展。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