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健康 >

四大国有银行发债 草船借箭还是借船出海?

栏目:健康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7-12-29 10:52    



  有人将美国和日本作对比。美国的储蓄率是15%,而日本是30%;美国可以有85%的国民收入用来消费,日本只能用70%来消费。据高盛研究报告,美国企业的资本回报率平均超过15%,而日本只有不到5%,也就是说日本人要存美国人3倍多的钱才能得到同样多的预期回报。究其实质,对经济前景的忧虑,是日本储蓄高居不下的主因,而失业率持续上升让消费更加不振。近来,人民银行在全国50个大、中、小城市进行的问卷调查显示:城镇居民的储蓄意愿升高,股票投资信心不足。认为“更多储蓄”最合算的储户占比为35.8%,为历史新高;选择“购买股票”的储户占比为6%,较上季降低1.3个百分点;选择“购买国债”的储户占比为13.5%,较上季提高0.8个百分点。中日经济虽找不到合适的参照系作比较,但从中或许也能得到些许启迪。

  自上世纪90年代初日本资本市场泡沫最终破灭以来,日本消费信心剧降,企业投资也止步不前,与此同时银行业也受着坏帐困扰,居民过高的储蓄倾向更成为拖累日本经济复苏的障碍。然而,一味悲观看待日本经济固然不可取,但日本依然找不到有效对策却是事实。日本经济界越来越多人认为,如果不能盘活股票市场,经济复苏就无从谈起,在加快处理不良债权的同时,应将政策体系由优惠储蓄转为优惠投资。从发达国家来看,原本就重视股票市场的美、英自不必说,同日本一样曾以间接金融为中心的德国,其有关证券的赋税制度及对股票市场的优惠政策,其成果有目共睹。目前,德国个人金融资产中股票投资所占的比率为16.8%,为日本的两倍以上;德国的个人投资信托为10.5%,达到日本的四倍以上,同美国差不多,经济经“统一”挫钝“后步入了良性轨道。可见,不论采取何种举措,促进、繁荣证券市场是成功国家的一致共识。

  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当前,高储蓄和不良资产已成为我国金融的心头之患。11月26日,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将中国8家商业银行评为垃圾等级的消息,震动了整个中国银行((601988行情,股吧))业。2002年年底,四大银行平均资本充足率已经不足6%,农行2001年的资本充足率只有1.44%。从目前政府透露的信息来看,四大银行手中将近2万亿元的不良贷款不再继续剥离,财政将集中解决国有银行补充资本金严重不足的问题。目前国有商业银行金融资产达到14.5万亿元,要达到合理的资本充足水平,至少需要补充8000亿元至10000亿元资本金。但短期内拿出如此巨额资金,财政根本没这个能力。近日,有消息表明银行计划2004年启动发债已经“基本确定”。有人根据“央行扩大金融机构贷款利率浮动区间并将超额准备金存款利率下调”断定,为加快银行利率市场化步伐,“放宽银行存款利率下限”也即将启动,这样,既利于拓宽投资渠道,又为银行储蓄分流和债券筹资留下权衡空间。

  说容易,做却难。尽管历史上有从“草船借箭”到“木牛流马”许多经典点子,可要变为现实并不是一帆风顺。有专家说:“银行发行债券补充资本理论上是可行的,但现实情况是四大银行自身经营状况不理想,加之目前20%的不良资产率和5%左右的资本充足率计算,发债谈何容易。谁会购买一家理论上已经破产的银行债券?”话说的确有道理,但要放到宏观看,就不值得一提。比如,标准普尔在声明中称,评级显示出中国各商业银行的财务状况不佳,而准备金不足和预计坏账的高水平更加剧了这种状况。但四大国家商业银行的评级——即使是公认情况最糟糕的中国农业银行,已然高于中国其他股份制商业银行,其原因是“该行由中国政府全资拥有,就意味着政府对其的全力支持”。至于有人异想天开提议引进战略投资者补充资本金,更是想入非非,中国金融的命脉岂能置于他人的股掌?

  放眼看,四大行凭借政府的信誉和全力支持,在债市里一定可以重演“草船借箭”的故事,将储蓄变成债券,通过科学改制、严谨治理,届时借助“上市”这艘大船,在证券市场里把玩债券、股票、资本链、资金链,一如周小川不久前所云:“中国下决心改革金融体系,降低不良资产,增加对银行注资,为中国金融体系适应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全球化做准备”。如此说来,四大行发债不光应了“草船借箭”和“借船出海”,“一箭双雕”还不止呢!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