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 >

故事:成全家庭的婚姻让我心中不平

栏目:汽车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7-12-21 11:31    

原标题:催婚逼嫁我们匆匆结合, 婚后屡被老公嫌弃令我胸中块垒难平

  受访人: 薛颖(化名) 30岁

  采访人: 陈芊 本报记者

   记者的话:

  关于婚姻,曾经读过这么一段话:夫与妻往往是对方人生的差评师。所以,被差评被嫌弃确是寻常婚姻的常态,虽令人不爽,却也不必太放在心上。

  当然,赋闲在家,不事修饰,靠人养活的现状,确实难获丈夫的青睐。如今孩子也大了,这个状况必须得改变。你明白的,一个女子必先自立了,才能赢得别人的尊重;必先自爱了,才能赢得丈夫的情与爱。

  生命中有了他, 漂泊在外我不再孤单

  职高毕业后,才19岁的我就随两个关系好的同学去了珠三角的一个二线城市,年轻姑娘不知世事艰难,以为靠自己的打拼能闯出一片美好的天地来,听说南方这边找工作容易就去了。广东这边找工作是容易,可像我这样没学历的女孩又能找到什么好工作呢,不是进服务行业当服务员,就是进厂子做工。钱是能挣一点,可也只够租房花销,干了几年除了养活了自己之外,就再什么都没有了。整天在厂子里做工,就那么个小圈子,我的年龄一天天大了,却连对象都没谈上一个。

  家里人急了,天天催我回家,说一个姑娘家不能就这么在外面晃着,赶紧回来找个对象嫁了过日子才是正经。我知道他们说的是正理,可是,我人既不在老家,又怎么能在老家找个对象结婚,而回去首先面临的是工作问题,在老家想找份工作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所以,尽管家里人催着,我还是迟迟没返乡,直到2011年春天,母亲打电话让我赶快回家,说表姐给我介绍了个对象,让我赶紧回去见面。

  第一次见老公是在表姐家,对他的第一印象既不好也不坏,就是很一般的一个人,个头不高,长得还算精神,说话声音不好,言谈还算得体。总之,整个一个没感觉。我看他对我也是没感觉,因为从头至尾,他对我也淡淡的,只是礼貌地应付。我以为这次相亲也就这样了,没想到第二天下午他却主动来我家看我(后来,我知道这是他家里逼他去的),没想到第二次见面他对我的感觉完全变了,似乎一下子喜欢上我。而我当时却对这门亲事不怎么上心,这样的对象在哪里找不到,我何必为了他丢掉工作困在老家呢。他来我家后的第三天,我就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我现在特别相信缘分之说,真是缘分到了拆都拆不开了。我以为我这一走,我和他无论如何不会有下文了,哪知道他这个人还真的挺执著的,我到广州站刚一下车,他的电话就来了,各种的关心和嘱咐,不像才见了一两面没有下文的相亲对象,给我感觉简直已经是至亲至爱的恋人了。虽有些意外和尴尬,可他的关怀对我这个常年漂泊在外的女子却不啻如温暖的风吹进久已封闭的心门,如丝丝的春雨滋润着我的心田。

  后面的事情就不用细说了,我们恋爱了,虽是两地恋,却一样有过温情甜蜜的时光,接到他的电话、短信是我每天最开心的事。生命中有了他,就算独自一人背井离乡,漂泊在外我也不再感到孤单。我知道,在遥远的家乡,有这么一个人等着我回去。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会对如今的选择说不

  我和老公两地恋谈了半年多,到秋天的时候我俩的关系瓜熟蒂落,结婚提上了议事日程。当时,我25岁生日都过了,而老公大我3岁,他家里更是催婚催得紧。虽然回乡后工作没有着落,但在家里的人看来,对一个女子而言,婚姻要比工作重要。就这样在两家人的催促下,我辞掉南方的工作回去了。

  2011年的那个秋天在我的记忆中整个是混乱的,乱着和一个貌似熟悉其实并不熟悉的人谈恋爱,在回乡筹备婚礼之前,我和老公虽然谈了半年多的恋爱,见面却仅仅就那两次。隔着千山万水谈情说爱和真正相处根本是两回事,等真正到一起了,才发现两个人其实连最基本的了解都谈不上,性情、习惯等等都亟待磨合,而这时我们却已经忙着筹备结婚了。

  收拾新房,买家具,买各种各样结婚用的物什,照婚纱照,领结婚证等等,什么事情都堆在一处了,乱得坏了心绪和脾气,于是,各种的矛盾和争执。等到那一刻,才发现和自己携手的这个人实际上只是貌似熟悉的陌生人。

  我原本打算结完婚就去找工作的,无论什么活儿总得找一个自食其力不是。可是,结了婚尚在蜜月中我就怀了孕,什么都赶到一起了,找工作的事只好搁下。十月怀胎生孩子,坐月子,带孩子,如今女儿3岁了,我再也没机会上班,成了全职的家庭主妇,所有的生活来源都靠老公,而他的工资又不高,自打结婚成家后,我们的日子一直过得紧紧巴巴的。紧巴的日子我不抱怨,钱多钱少一样过日子,不过凡事节俭些罢了。和他结婚这几年,我很少给自己买衣服,化妆品就更谈不上了,一年到头就用个润肤霜。反正自己不出门上班,只在家干家务带孩子,也就不用费钱收拾打扮了。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