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 >

1953年的《婚姻法》宣传故事(图)

栏目:汽车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7-12-25 17:47    

 

 

刘淑华和同事

 

 
 

翟大娘一家

 
 

  一直以来,在天津市档案馆中留存有许多旧时照片,作为天津城市发展难得的见证和珍贵史料,这些照片从新中国成立之后陆续会集到这里,到2007年天津市档案馆将它们进行系统整理,经历了几年的时间,几万张照片已经不仅仅是一张张简单的图像,而是渐渐升华成为城市历史的鲜活见证,为我们诉说着关于这座城市过去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从即日起,本报与天津市档案馆联合推出“老照片”栏目,定期为读者展现这些馆藏照片中的光影,为您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

  本报广泛征集更多老照片,如果您手中藏有珍贵的历史影像,如果您了解那些泛黄照片背后的故事,请@城市快报的认证微博,或发送邮件至lzpkb@sina.com,让我们一起见证那些逝去的人物与时光。

  在天津市档案馆的老照片中,有两张记录了1953年天津贯彻《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以下简称“《婚姻法》”)运动月时的情景,据档案馆的工作人员介绍,其中一张描绘的是一个普通家庭—翟大娘一家。翟大娘的儿子翟世来和儿媳刘淑华自由恋爱后结婚。翟世来有三个姐妹,翟秀英、翟秀玉都是纱厂女工,翟秀敏在上学。婚后,翟世来和刘淑华互敬互爱,刘淑华平时上班,下班回家照顾小姑子,还教翟大娘识字,一家人的生活平静而和睦。

  另一张照片上,几位纺织女工在车间席地而坐,拍摄的是翟大娘的儿媳、北洋纱厂女工刘淑华和同事谈自己自由恋爱的经过以及婚后的幸福生活。而当年,翟大娘一家作为宣传《婚姻法》的典型,让人们看到了天津市一个普通市民家庭的精神风貌。

  《婚姻法》在全国推行有难度

  1953年各地开展宣传运动推动实施

  1950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正式实施,这部法律把中国人尤其是中国妇女从旧的婚姻制度下解放出来,建立起了一个崭新的、符合新社会发展的婚姻制度。法律规定了婚姻的基本原则和要求,比如:废除包办强迫、男尊女卑、漠视子女利益等封建婚姻家庭制度,实行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平等、保护妇女和儿童权益等,对于整个社会有着深远的影响。

  实际上,记者查阅大量当年的资料发现:由于传统观念根深蒂固,从全国来看,《婚姻法》实施后,虽然一些地区包办婚姻、童养媳等旧习俗逐渐被废除,但还有一些地区,尤其是偏远地区却未能很好地贯彻执行这部法律,甚至连妇女被虐杀和青年男女因婚姻不自由而自杀的现象时有发生。

  因此,为了更好地贯彻实施《婚姻法》,上世纪50年代,各种围绕《婚姻法》的宣传运动如火如荼地在各地展开。

  中共中央和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在1952年11月26日和1953年2月1日分别发出了关于贯彻《婚姻法》的指示,规定以1953年3月为贯彻《婚姻法》运动月。

  也就是在这一年初春的天津,一场贯彻《婚姻法》的宣传运动拉开了序幕。

  翟大娘一家是宣传月中的“明星”

  家务事婆媳抢着做,媳妇还教婆婆识字

  用现在的话来说,翟大娘一家绝对可以算作当年宣传月中的“明星”,她和她的家人第一次出现在报纸上是在1953年3月1日,报道图文并茂地介绍了翟大娘的儿子、儿媳自由恋爱的过程以及婚后一家人的生活情况。

  翟世来和刘淑华两人曾是北洋纱厂的同事,在工作、学习上互相鼓励和帮助。性情相投的两个人自由恋爱并于1952年10月结婚。婚后,翟世来、刘淑华夫妇和翟大娘生活在一起,报纸上记录了他们生活的点点滴滴,虽是些琐事,但足见一家人相处之和睦。比如:翟大娘体谅儿媳在工厂工作辛苦,因此家务事常常抢着做。刘淑华生病时,翟大娘照顾得无微不至,刘淑华很受感动。在那个年代,人们的生活水平不算高,即便如此,刘淑华过节时也想着婆婆和小姑子,给婆婆和小姑子买了袜子。当时,翟大娘还是一名居民委员,做起工作来感到自己需要文化知识,因此刘淑华有时也在家教翟大娘识字。

  翟大娘曾饱受旧婚姻制度束缚

  因而思想开明同意孩子自由恋爱

  事实上,作为一个从旧中国走过来的普通女性,对于《婚姻法》中宣传的婚姻自由观念,翟大娘接受起来是有一个过程的。

  1953年3月3日,为了更好地宣传贯彻《婚姻法》,天津市举行了一次贯彻《婚姻法》的广播大会,各界人民群众纷纷有组织地收听。在这次广播大会中,不仅仅有天津市贯彻《婚姻法》运动委员会主任委员的讲话,还有在《婚姻法》中受益的家庭代表发言,翟大娘就是其中之一。在发言中,翟大娘讲述了自己的人生经历以及孩子自由恋爱结合之后的幸福生活。

  翟大娘说自己23岁结婚,婚姻是家里包办的,当年作为儿媳妇,在婆家的地位很低,遵循旧社会的“规矩”,女性不能出门,“来个人,婆婆就把帘子撂下来。卖东西的来了,婆婆就说:‘走,走,走,走,快回去。新中国成立前,翟大娘一家人的日子过得很苦,在家时,凡事都是婆婆和丈夫说了算,她没有发言权,这让她的日子更加难过:“做饭的时候,婆婆给她儿做两个白面馒头,给我两个黑面馒头,那馒头要多黑有多黑……婆婆说:‘挣钱的吃好的,在家坐着吃好吃歹的,有嘛。

  翟大娘当时有委屈只能往肚里咽,后来婆婆和丈夫去世了,翟大娘带着几个孩子生活艰难,直到新中国成立后,一切才有所好转,而此时孩子们也长大了,尤其是儿子翟世来,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凭着老观念,翟大娘想给儿子“说门亲事”,她回忆说:“有一回,我们远房的一个表哥来了,说把我们那表姐嫁给世来。我想,也该给世来说个媳妇了。”但儿子的态度是:“要说媳妇,你可跟着(她)过去,我不要,要说,我走。”翟大娘一听孩子不乐意,也便打消了给儿子“说媳妇”的念头。

  不过后来,这位被儿子拒绝的母亲得到了一个惊喜,因为儿子翟世来的同事刘淑华常到她家里来,“他们在家吹口琴,也唱,我看着真高兴”,翟大娘说。乖巧懂事的刘淑华很得翟大娘喜欢,有一天,翟大娘的女儿问她,如果刘淑华和哥哥结婚,她有没有意见,翟大娘高兴地说:“没意见,我看着挺好。”就这样,翟大娘同意了两个人的婚事。事实上,翟大娘对于《婚姻法》中婚姻自由原则的接受出于一个善良的女性朴实的想法—将心比心:“我过去受过婆婆的气,吃过包办婚姻的苦,我懂得做媳妇的难处。”在这位母亲眼里,年轻人恋爱时“是会处理自己的事的,用不着老跟着操心”。

  如今,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平等的原则已经深入每个人的心里,此时我们再回首翟大娘一家的故事,仍能感受到,在当年,无论为家庭还是为社会,翟大娘所做的一切不仅代表着一个能够迅速接受新事物的市民的思想转变,更代表着一个普通人对美好生活的期盼与憧憬。

  《婚姻法》展览会9天有近6万人参观

  宣传的同时严惩违反《婚姻法》的人员

  在1953年3月的《婚姻法》宣传运动月中,除了像翟大娘一家这样的《婚姻法》受益者“现身说法”,天津市政府还组织了多种多样的活动,加深群众对于法律的认识。那年3月13日,天津市贯彻《婚姻法》展览会开幕,9天内有近6万人参观。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