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商业 >

互联网原罪:放弃以广告为基础的商业模式

栏目:商业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7-07-04 17:02    

818日消息,据美国媒体报道,荣·卡尔森(Ron Carlson)的短篇小说《What We Wanted To Do》,是以一位村民因对抗到处洗劫的西哥特人时未能保护战友而道歉的形式展开。该小说的第一段如下:“当敌人试图撞开我们村庄的大门时,我们想做的是朝敌人的头上泼滚烫的油。但正如每个人现在知道的,我们遇到了一些问题,主要是技术问题,我们未能做到我们希望做到的事情。今天我们只能祈求上天再给一次机会。”

  该小说几乎没有悬念,看第一段就知道了灾难性的结果,但由于道歉非常辛酸感人,因此还是有看头。在生活中我们有时会把局面搞得很糟,迫使我们不得不告诉每个人,我们的愿望是好的,只是没做好。显然,我们做的事情彻底失败了,但请允许我提醒你们,我们想做的事情是勇敢和高尚的。

最令人厌恶的工具:弹出式广告

这里想讨论的彻底失败的事情是万维网(WWW),具体地说,是当今网络行业里极具代表性的广告支持、“免费”的社交网络、服务和内容。自从阅读了Maciej CegowskiBeyond Tellerrand网页设计大会上发布的冗长演讲稿,我就一直将这个互联网世界(我曾工作了20多年)看作彻底失败的产物。

  Ceglowski是重要而且有影响的程序员,也是才华横溢的作家。他的演讲耐心地解释了为何监视最终成为默认(即使不是唯一)的互联网商业模式。他的演讲风趣而且有见地,并且与卡尔森的小说一样尖锐深刻。互联网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不是因为扎克伯格、布林和佩奇是恶毒的阴谋策划者,而是由于好心办了坏事。借鉴卡尔森的手法,我们要说:“我们想做的是开发一种工具,让每个人在每个地方都能轻易分享知识、观点、理念和照片。正如每个人知道的,我们遇到一些问题,主要是商业模式问题,我们无法做到我们希望做的事情。今天我们请求对话,讨论如何做得更好,因为我们第一次做的实在太糟糕了。”

  我故意使用了第一人称的复数。从1994-1999年,我曾在Tripod.com工作,帮助建造、设计和运作这个向新毕业大学生销售内容和服务的网站。在业务没有流行后,我们转变为网页托管服务商和原始的社交网络。在5年的时间里,我们尝试了数十个营收模式,包括订阅服务模式、收入分享模式(用户读了我们的投资建议后购买共有基金),收费帮杂志与课本出版社捆绑、销售T恤和其他品牌商品。

广告的未来,也许是最有目标性的广告

最后让我们得到资金的商业模式是广告,这种模式使我们被收购。我们分析用户的个人主页,以便更好地发布目标广告。最后,我们创造了广告者工具包里最令人厌恶的工具之一:弹出式广告。这是将广告与用户页面联系起来,但不直接在页面上发布广告的方法,因为广告主担心这样会让用户感觉他们的品牌与页面内容有关联。

  Ceglowski的演讲解释了Tripod的故事听起来很熟悉的原因。广告成为网络的默认商业模式,“我们行业的整个经济基础”,因为这是网络新创公司最容易使用的模式,也是向投资者营销的最容易模式。网络公司可以将收入增长交给广告网络负责,自己专心扩大受众数量。如果营收不足以支付提供内容或服务的成本,也没关系,重要的是用户的增长,因为有成百上千万的忠实用户,不怕没有营收。

  Ceglowski指出,很多企业从广告中赚钱,比如雅虎和Gawker.但多数企业以不同的方式使用广告,他们的收入来源是投资者的故事时刻。投资者关心什么时候在网站发布广告,他们最后会得到什么回报。Pinterest就是这样的网站,多数新创公司都看投资者的眼色。投资者关心的并非广告,但与广告有关。想想这是广告的未来,也许是最有目标性的广告。

  两种商业模式都要有说服力。在一种模式中,你需要说服数百万的听众给点钱,在另一模式中,你要说服12个听众提供数百万的资金。投资者故事时刻的关键部分是让投资者相信,你的广告比其他人的广告要值钱。这是因为多数在线广告不值钱。通常,在你准备购买时出现的广告是最值钱的,例如在谷歌上搜索商品或服务时看到的广告,这些广告可以按点击率收费,因为广告主知道你已经对他们提供的服务感兴趣,并可能购买。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