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影视 >

乘着心灵的翅膀采摘“作文”

栏目:影视    来源:网络整理    时间:2017-12-21 11:32    

管建刚 江苏省语文特级教师,中国教育报《读书周刊》2008年度推动读书十大人物,著有《魔法作文营》、《不做教书匠》和《一线教师》等。现为江苏省吴江市实验小学教师。

给孩子指一条通往幸福的道路,但是需要让他们自由地发展。 佚名/绘

主持发言

最近,一本《向台湾小孩学作文》的书和一篇6岁日本小孩写的《我和爸爸的便当盒》很是热传,热传的理由不外乎一个“真”字,这也是我们孩子的作文里最缺的字。倒不是说我们的孩子从娘胎里下来就是说假话的料,台湾孩子到大陆念3年书,作文里也爱说假话、大话、空话、套话,这是土壤问题。说皇帝没穿衣服的孩子,他不害怕,忠言逆耳,真言刺耳。怕的是老师和家长,他们缺少接纳孩子说真话的勇气和胸怀,大人图省事:这不能写,那不能说。孩子只好丢掉骨子里的“我”,两三年,外套底下,长出一个应对大人世界的“我”,作文里,一团和气,一团正气,一团美气,一团臭气,都臭在肚子里,烂到骨子里,那就糟了。

作文教学的问题很多,我常戏言,很多老师干的叫“三无”牌作文教学,没有作文知识系统、没有作文训练系统,也没有作文实践系统——语文老师很少写作,不会游泳的教练能教出游泳冠军,作为新闻,我信;作为真理,我一定抽那人的嘴巴。然而,这都可以原谅,都可以缓一缓,不能缓的,第一要紧的,要让孩子用自己的话,说自己的事。理解儿童,宽容儿童,支持儿童,不用花啥本钱,却是作文教育最厚重的基石。言为心声,缺少对儿童真情真言的理解、宽容和尊重,作文教学只能在“文字”上玩点小技巧,真话教育才是直指“文心”的大事情。

作文教学跟阅读教学有着拉不开、扯不断的关联。老师说,作文嘛,多读点,自然会写。专家言,读上1000万,不会作文也难。遥想当年,废寝忘食,挑灯夜战,读金庸、梁羽生;稍长,读琼瑶、岑凯伦,加起来,早过了千万字,很多人,至今写不出啥来。一个经常写作的人,一定会读书;一个经常读书的人,不一定会写作。这不是道理,而是身边的鲜活例子。我不是“反阅读派”,然而,你若说,阅读教学能治“语文百病”,那我得给你顶“帽子”——“唯阅读派”。很多孩子读了一篇篇课文,以为课文那样子才叫作文,自己的话丢掉了,自己的事丢掉了,自己的天性丢掉了,学着课文腔,半生不熟,洋泾浜得很,痛苦得很。罪莫大也。

学母语,不只读书;也非上了学才学。日本孩子的作文,你上网看,六七百字,才6岁的孩子能读多少书?人家怎么写出来的?那里面真有讲究,真有嚼头。

一线教师

创意:开启写作之门的“魔法”钥匙

■周其星

有一套很好玩的图画书叫《阿罗有支彩色笔》,书中的阿罗用一支彩色笔,随手就可以描画出一个天马行空、随心所欲的世界,阿罗就在自己的梦想世界里涂涂抹抹,游历神奇。给很多孩子读过这本书,他们都盼望拥有这样一支生花的妙笔,轻轻松松就能带你到任何地方。

其实你大可不必这么去羡慕图画书中的阿罗,图画固然可以描绘出一个世界,文字也同样可以搭建一个世界。如果你拥有一支神奇的铅笔,一样可以写出动人的文字来。对于一个正在学习中的孩子来说,这一定是很吸引人的梦想。

我们先看看下面这段文字:有只丹顶鹤名叫乌鸦,它看见一根旗杆,是一个姓陈的人插的。旗子转啊转,丹顶鹤眨眨眼,走了。

它想去学艺,但没人要它。因为它总说自己是乌鸦,别人都说它骗人。它说:我是乌鸦,我真是乌鸦!但别人总是不理解这是个名字。忽然一阵冷风,它旁边的小河突然波涛汹涌,飘下几滴斜斜的雨丝。于是它回去了,给它的孩子讲了这个故事。

你相信吗,这些无拘无束充满灵性的文字竟出自一位二年级小女生之手?这样的写作练习被我们称作“生字故事”,片段中加粗的字就是某一篇课文后面的生字,孩子们可以像堆积木一样,将这些毫无关联的字词巧妙地拼接在一起,让笔下的文字拥有不可思议的魔力。小小的约束禁锢不了活跃的思维,反而能让孩子们放任不拘的想象,这种神奇的“生字故事”游戏需要一个开放的教室、一个宽容的空间。

我们无需感叹别人的孩子多么出众,只要有好的点子、耐心的引导、大胆的尝试,每一个孩子都会写出令人惊艳的作品。可是,我们都很清楚,事情未必都如前面举例那般美妙,你总能在埋头前进时,听到这样的声音:写作真的很难啊!作文不好教也没法教啊!只要平时多读、多看、多写、多积累就可以写好作文的!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1
adr2